News Center

中国城市高尔夫现状,衡泰信领衔

2017-07-31

24
分享

 很多人认为大众化是解决中国城市高尔夫发展问题的必由之路,但对于何时实现大众化却并不乐观。中国高尔夫具备出现超级球星的条件,如能营造亲民的高球氛围,积极向公众球场模式转型,则大众化之路并不遥远。


  “中国伍兹”诞生之日,高尔夫大众化开启之时

  偶像的力量在每个行业都起着强大的催化效果,体育领域的超级明星往往更能激发出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的追捧和参与,最终形成大众化潮流。原中高协主席张小宁曾经说道:“伊达公子当年进入世界排名第四,直接的后果就是带动了全日本40万小女孩拿起网球拍;韩国的高尔夫球女选手朴世莉,也让众多韩国小女孩紧随其后。可见一个项目中,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

  老虎伍兹对于高尔夫运动的影响,展示出超级巨星强大魅力。对于全世界大多数的高尔夫球迷来说,“老虎伍兹”就是高尔夫的化身。自从1996年伍兹转职业以后,“老虎伍兹”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伍兹用自己惊人的表现掀起了一次次的虎迷浪潮。他用自己的表现和影响,将高尔夫在电视转播中的份额提升了20倍,改变了 此前高尔夫在人们心中“老人运动”的印象,激励成千上万的青少年走向高尔夫球场。

  韩国女子高尔夫水平的强大,朴世莉等人的偶像力量功不可没。在韩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朴世莉的名字,许多年轻人在受到了朴世莉的鼓励后开始练球,甚至出现了一大批“世莉式的青少年”。刚刚获得里约奥运高尔夫金牌的韩国头号球星朴仁妃就曾表示,自己成功的动力正是来自于偶像朴世莉的激励。

  对于中国高尔夫而言,要实现从小众向大众的迈进,同样需要超级偶像的示范效应。中国人在讲求技巧性和灵活性的小球项目上独具天赋,在高尔夫项目上更是频频上演“黑马”戏份,高球巨星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金熊”杰克·尼克劳斯说过:“对中国人来说,高尔夫是一项很适合的运动,因为它更多需要的是技巧和智慧的结合,正对中国人的特点”。

  中国高尔夫球手已经显示出出色的潜力。今年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高球“一姐”冯珊珊勇夺铜牌,让世界高坛再次见识到中国球手的非凡实力;李昊桐、窦泽成、关天朗、金诚等年轻选手更是在国际赛场上展现出傲人天赋。

  汇丰银行在一份关于2020年的世界高尔夫环境的报告中指出:“下一个老虎伍兹——这个在2020年引起赞助商和电视台火热追捧的人——将会是一名年轻的亚洲球手。”中国球手的天赋和出色表现,让人相信“下一个伍兹”极有可能出现在中国。一旦中国球手中出现比肩老虎伍兹、朴世莉级别的超级巨星,中国高尔夫整体崛起进入到世界高坛的第一梯队, 则中国高尔夫普及将大大提速,大众化将如期来临。

  亲民姿态打造高尔夫大众化基础

  营造高尔夫的亲民氛围成为大众化的重要一环。以亲民之举,打破高尔夫与大众之间的“玻璃门”,让更多人能接触到高尔夫,感受高尔夫魅力,进而参与到运动中,正成为当前形势下中国高尔夫不可避免的选择。

  与其他体育运动相比,高尔夫赛事的一大特点在于观众能够与赛场上的球手保持亲近的距离。在赛事现场,观众可以追随自己喜爱的球星走完18洞,近距离观察偶像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可以与喜爱的球手产生合理的互动。亲近感和参与感,是高尔夫的天然基因。

  传统的户外高尔夫球场往往远离市区和人口聚居区,耗时过长、交通不便、费用不菲等成为阻碍大众参与高尔夫运动的重要原因。以室内高尔夫为代表的新型打球方式展示出高尔夫的亲民形象,正在改变人们对这项运动“高”和“贵”的印象,并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其中。当高尔夫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以亲切、有趣的态度面对大众,将会成为吸引大众参与高尔夫的新机缘。

  由于国内政策所限,新建高尔夫球场在一定时期内还不太现实,室内高尔夫、迷你高尔夫球场、练习场以及利用绿化带等绿地改造的简易场地将具有良好前景。与传统户外球场相比,这些场地为普通民众参与高尔夫运动提供了更加便捷、廉价和富有趣味性的场所,对普通市民和百姓更具有吸引力。

  室内高尔夫的发展,对韩国高尔夫运动的普及起到了显著的作用。由于参与方便、价格便宜,室内高尔夫成为韩国人休闲娱乐最常见的选择,有效带动了打球人口的持续增长。2011年韩国造访室内高尔夫会所的人数是5000万人次左右,其中新人口的增长率达到23%左右。韩国目前市内高尔夫球馆数量超过10000家,每年室内高尔夫打球客人超过8000万轮次,是实体球场打球人次的两倍多。

  目前室内高尔夫已经在国内显示出市场潜力。以如歌高尔夫为例,这家国内高尔夫模拟设备技术领先者,全国球馆数量已经有116家,装机屏幕总数达到600台,覆盖30多个城市,每月18洞打球人数超过40000人次,线上练球人数超过10000人次。以实体球场每月平均打球场次按1000人次计算,如歌室内高尔夫目前每月打球场次相当于40座实体球场1个月的客流量。

  祛除痼疾,高尔夫球场向公众模式转型

  中国高尔夫的一大硬伤在于参与门槛过高,原因之一在于长期封闭、单一的会员制运营模式。据相关数据统计,中国采用半公开会员制的高尔夫球会占全国球场总数的91%,全封闭式纯会员制球场占到8%。在会员制营销模式之下,高尔夫球场建设追求高端奢华,导致球会运营成本高企,会籍价格居高不下,普通民众难以企及。同时由于舆论的扭曲,高尔夫被贴上各色标签,形象被妖魔化,导致普通民众对于高尔夫敬而远之。

  与此不同,公众球场在各高尔夫发达国家都占据着主导地位,并对高尔夫运动的普及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美国现有公众球场数量达12,000座,占全美球场总数的四分之三,总打球场数是私人球场打球场数的4倍还多。爱荷华州是美国高尔夫发展的典型代表,该州44%的球场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间建成的,占总数三分之二的高尔夫公众设施是9洞球场。收费便宜的球场使参与高尔夫的人猛增,并出现了美国高球历史上大众化的最大浪潮。

  在2015年度《朝向白皮书》对81家高尔夫设施管理者的调查中,有71.4%的被访者认为,培养新的高尔夫人口是使高尔夫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措施,为当务之急。而能够从根本上促成大众化的途径,在于改变当前会员制为主体、公众球场几乎处于空白的现状,大力发展公众球场模式。

  中国现有球场向公众球场进行转型,是实现大众化的必要路径之一。按照美国高尔夫球场分类标准, “日收费球场”按照打球次数计费,无需购买会籍,面向社会公开开放,成为公众球场的主要运营模式。无论出于主动还是被动,中国现有高尔夫球场已经显示出“日付费球场”的特点。据统计显示,目前全国500多家营业高尔夫球场中已有超过80%可以为非会员提供打球服务。这类球场虽然仍然保留了会籍模式,但实际上已经具备日付费球场的功能。在现有球场数量难以获得增长的前提下,由纯会员制球场向日付费甚至完全的公众球场进行转型,是推动大众化的有效途径。

  此外,一旦政策允许,政府应该引导新增球场以公众球场为主。我国国土面积更加辽阔,其中无耕作价值的边缘想土地类型分布广泛。据统计,如果按每个80公顷的标准建造高尔夫球场,利用荒草地、盐碱地、沼泽地、滩涂4类边缘性土地的1%,就可以建设高尔夫球场8845个。在欧美等国,高尔夫是受政策扶持的公益性项目,政府将一些荒地、废地无偿提供给开发商投资兴建球场,并提供优惠的税收政策。当政府部门将高尔夫球场纳入正常合理的规划,鼓励推进公众高尔夫球场建设,中国高尔夫将走向大众,并达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以及生态环境效益等多赢的效果。

  榜样的示范,民众的拥趸,以及成为主流的公众球场模式,将共同促成中国高尔夫走向大众。一旦大众化成为现实,中国高尔夫将拥有庞大的打球人口,足量的高球设施和场地,以及辐射广泛、效益出众的产业链,焕发出独特的体育魅力。自身足够强大的高尔夫,将在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更具话语权,中国高尔夫当前所面临的各种难题也将迎刃而解,获得一个政策合理、舆论友善、民众友好参与的正常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