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室内模拟高尔夫社会公共利益最大化

2020-03-19

30
分享

室内模拟高尔夫社会公共利益最大化是怎样的:

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与其他体育设施同等对待,成为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的供给主体之一,例如,把公众高尔夫球场、社区高尔夫球场作为全民健身计划的一部分。在澳大利亚,所有的地方政府都把开发公共室内模拟高尔夫球场作为城市花园和公园的一部分,为市民提供活动设施。这样,由政府资助或支持建立的公益性球场和私人投资建立的商业性球场可以满足不同的消费需求,共同构成我国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的供给体系,促进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运动在中国的发展。

在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施尚未得到充分利用的情况下,任何人使用并不会妨碍其他人的享用,因此使用全民健身设施的边际成本为零。按照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的资源有效配置原则,就不应该对这一体育产品的消费收费。但是,新增消费者的边际成本为零,并不等于说提供这一体育产品本身不需要花费成本。如果由市场来提供该体育产品,那么其提供者必然会通过收费的方式来弥补自己的成本,而且还要获取一定的利润。但如果对使用全民健身设施者收费,就会降低人们的需求,妨碍对这一产品的充分利用,从而导致体育产品的闲置现象。从宏观上来看,这是一种效率损失。


因此,一般情况下,体育产品或服务的供给主体大致包括政府和私人企业。这些供给主体之间虽然有竞争,但由于各自的市场定位不同,同时也是互补的,可以更好的满足消费者不同的运动休闲需求。体育产品的这两类供给主体有不同的行为目标,政府的行为目标是社会公共利益最大化,而私人市场主体的行为目标是自身利益最大化。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具有排他性和一定的竞争性(当打球的人很多,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接近于满负荷运营时,其消费具有竞争性;否则,多一个人打球并不会减少其他人打球,这时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施的消费就不具有竞争性)。但由于其竞争性是不完全的,有时也会发生上述效率损失的情况。同时,由于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存在广泛的外部利益,例如室内模拟高尔夫球设备的经济功能和环境效益,私人市场本身不能生产有效率的数量。